栏目导航
  历史政治   (250)
  州县乡村史   (59)
  民族发展史   (33)
  个人及家族史   (144)
  社会评论   (14)
  语言与文学   (1470)
  神话传说   (586)
  创世和叙事史诗   (114)
  民间故事   (690)
  语言文字   (80)
  歌谣与艺术   (163)
  酒歌   (41)
  生活及劳动歌   (47)
  礼仪习俗歌   (14)
  情歌   (29)
  艺术史   (32)
  科技与教育   (61)
  生产生活技艺   (48)
  医药卫生   (2)
  天文历法   (3)
  学习与教育   (8)
  哲学宗教   (135)
  理想信念   (18)
  道德伦理   (9)
  宗教祭祀   (108)
  礼仪习俗   (184)
  人生礼仪   (123)
  节庆习俗   (34)
  生产生活习俗   (18)
  禁忌与习惯   (9)
  其它资源   (94)
  讲座会议   (0)
  学术资料   (11)
  影视剧集   (0)
  宣传介绍音视频   (0)
  相关图片   (83)
毕摩传承以及羊街毕摩介绍
口述者:李加发  你这个毕摩是和你爷爷学的,那你父亲是不是毕摩呢?不是。你父亲不做吗?不做。那你现在是在传给其他人?是的,我有个徒弟现在跟着我学,跟着我学了一年半了,现在他也出师了,他就是下面那村的,是末次黑(音译)的。那你们羊街这里的毕摩,除了你,还有你徒弟,还有没有其他人?有倒是有,但是他们是以口头语为主,没有像我们这种按书上的来念的真一点。你们这种一年要整多少场?嗯,这种说不一定,老人不在的多,就多整几场,那种意思,有些时候一年当中一场都没有,但有些时候,一个月当中都会有四五场。
李加发的毕摩工作经历
口述者:李加发  你是20多岁开始学,是吧?那自己独立的做是什么时候?自己差不多独立做了差不多19年。那就是说28岁就开始独立地做了是吗?21、22岁就开始了。
洒洒依村村况介绍
口述者:李加发  那就是你结婚以后就到这边来了,是吗?是的,我29岁才结婚呢,29岁来这边上门。这边是哪个村?洒洒依村委会上村。这个村都是彝族是吗?上村都是彝族,下村是汉族。那就是说你原来在的那个村和现在的村都是彝族是吗?经济条件应该差不多,还是哪边好一点?经济条件么两边都一样,生活条件都差不多,这几年嘛大家都过得有点好了。搬过来到这边之后,经济收入主要是靠什么?我们地方主要的经济收入就是靠吴金豆(音译),卖种子。
毕摩经的传承方式
口述者:海文才  那毕摩经这些是文字记载的吗?不是,都是口传的,我们这边的毕摩多数都不按文字念了,他一般都是死记、口述;贵州那边是懂文字,就拿着书念,这边的是在四五百年前受到贵族的欺压从那边逃难过来的,本民族的文化就丢失了。所说的贵族就是黑彝族吗?黑彝是我们了,但在云南我们是蛮族,元谋地方的喊我们是蛮族的;有年我去羊街那边帮他们守水,那边有人收菌子,他们那边的牛肝菌是12块一斤,但是我们这边才是6元一斤,我说那你们去我们那边收嘛,我们那边的便宜;知道我是凉山那边的彝族之后,他们就表示很害怕,我说我们一点都不蛮,还是很善良的。
火塘边的阿鲁举热
口述者:海文才  在火塘边款(聊天)就有很多故事了,阿鲁举热的故事就很多,所以在老人家不在的时候就唱这方面的故事:阿鲁举热从出生到死的过程,但是他在的时候,射太阳是怎么射,打蟒蛇是怎么打等这些就是老倌在火塘边聊以及小伙子们在放羊的时候都会聊,他的生长到这里;阿鲁举热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出生以前有个猴子叫金猴,有个神仙叫斯钉,斯钉这个仙人就派金猴去叫太阳月亮,有一天,金猴去到土鲁坡哦(山的名称),有天他到了山上,就在出来九头牛,喊到晚上就喊出来六个月亮,叫到天亮又叫出来七个月亮,这下他又来到坝山,又杀了一只大壮绵羊,绵羊杀了以后端了九盆肉去那里献,叫了七天七夜就叫出来一个七惜福(音译)来,叫到九天喊到夜就叫出来七个七星(音译)出来,九夜喊到亮又喊出来六个鸡窝星(音译),我们喊赤考(音译),来到山脚下又喊,杀个鸡在那里献了又在哪里喊,就喊出来四仙(音译),喊了三夜之后就喊出了三培新(音译)出来,然后就满天的星星,白天出来六个太阳,七个月亮也出来了,这样万物无法生存了,装甲晒死了,家畜晒死了只剩一个黄脚猫(音译),外面的全部晒死了以后(音译),就只剩下一个黄脚獐子(音译),粮食全部晒死了,只收得一个麻子(音译),树木全部晒干只剩一棵没死,就是普苘麻(音译),为什么它没有晒死,因为它生长在海边(阿木海),这个海晒不干,所以这个树晒不死;这个海晒不干也是因为她在这个树旁边,海和树是互相依赖的;后来阿鲁举热出生了以后,他才把太阳和月亮射了,把白天的六个太阳全射了,射死完了以后,只剩现在这个,现在这个没死是因为之前是瞎子,它瞎着眼睛,没死,是瞎眼人;月亮射了以后就只剩一个白月亮;射下来的就用黄石板把它压起来,这下白天也是黑漆漆的,麻蛇也长得埂子(田埂:音译)粗,蚊子长着长着也有斑鸠(音译)大,蚂蚱长着长着就有小黄牛那么大,所以就更恶毒了,后来他又去征服这些动物,去打麻蛇,打着打着有手指粗(中间有一部分听不懂),过去就不在这个调子上,只是说夸父的故事也多,这些故事在我们寨子也唱的。
阿鲁举热的其他故事
口述者:海文才  阿鲁举热的故事还有征服老熊等,还有过去那些时候,妇女太。。。(听不懂,聪明的意思)男子太憨,有些男子是实在憨了,妇女天天在家里睡着,男的天天出去干活;有一天,阿鲁举热就骑马,有个老农汉天天在路边挖地,媳妇也不帮他挖,阿鲁举热就很奇怪,问他你今天到底挖了几锄,老汉回去之后他就和他老婆说:今天遇到一个很奇怪的人,他骑着马,问我今天挖地挖了几锄,但我记不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老婆就告诉他如果明天那个骑马的人还来问你的话,你就反问他他的马走了几步,第二天,阿鲁举热就果真又问老农民今天挖了几锄,老农民就反问他:那你的马今天走了几步;阿鲁举热就很奇怪,认为他的话肯定是他的媳妇教的,因为那个时候媳妇比较聪明,男的比较憨;再过一天,阿鲁举热就拉来一头柏罗羊(音译),让老汉牵到他家喂一喂,一年后的今天我就来你家分利羊,后来,老农民就牵着羊回去,媳妇问他为什么会领一头羊回来,就把情况告诉了她,并说明年阿鲁举热过来分利羊,老农民说没事没事,喂着就喂着吧。等到第二年,阿鲁举热想要看看老农民的老婆到底有多聪明,他就来到老农民家说要分利羊,问老农民媳妇:你家老汉干嘛去了?媳妇说我家老汉在做月子,阿鲁举热就很奇怪男的怎么可能要做月子,老农民媳妇就说:那你的菠萝羊(音译)会不会生,你为什么要说分利羊;阿鲁举热就觉得这些老妇也太凶了,阿鲁举热就说这个系着围腰的媳妇真是很聪明;就像以前老汉族,可能你们现在不知道,以前我们去马街逛街的时候,街上是那些老奶奶啊是经常系着围腰的;然后就说世上的男子太聪明了,比男子聪明多了,说是我们彝族就拿罗锅帽来把脑壳卡起,汉族呢是说把妇女的心蒙起,就是他们说的围腰,把围腰拿来系起来,所以男人也才聪明起来,否则以前男的是特别憨,女的很聪明,因为阿鲁举热的故事太多,也就是我之前说的,这些事情在白事上唱。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