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历史政治   (532)
  州县乡村史   (144)
  民族发展史   (64)
  个人及家族史   (268)
  社会评论   (56)
  语言与文学   (1605)
  神话传说   (597)
  创世和叙事史诗   (164)
  民间故事   (712)
  语言文字   (132)
  歌谣与艺术   (1251)
  酒歌   (95)
  生活及劳动歌   (308)
  礼仪习俗歌   (177)
  情歌   (604)
  艺术史   (67)
  科技与教育   (125)
  生产生活技艺   (59)
  医药卫生   (5)
  天文历法   (7)
  学习与教育   (54)
  哲学宗教   (167)
  理想信念   (22)
  道德伦理   (9)
  宗教祭祀   (136)
  礼仪习俗   (243)
  人生礼仪   (138)
  节庆习俗   (70)
  生产生活习俗   (26)
  禁忌与习惯   (9)
  其它资源   (171)
  讲座会议   (5)
  学术资料   (7)
  影视剧集   (4)
  宣传介绍音视频   (1)
  相关图片   (154)
张成兴讲述传承大锣笙存在的问题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你觉得现在在大锣笙的传承上还有什么问题困难?答:现在就是根据国家政府要求是有点难整,他们要求每一年每一个都要带三个徒弟,一年没有那么多人。我们八个人一人传三个就二十四个了,那第二年第三年又多少了。他们怕中断,实际做不到,有这个要求也好,但是每一年都验收,就讲实际情况,他们主要是怕我们放松,不传人,传给别人怕你没有饭碗,竞争性强。小孩子愿意学吗?有,跳是有人跳的,但经文方面实际全部搞懂要好长时间。经文是口传没有书,过去是有文字记录,因为扫四旧时候被扫光了被烧掉了,后来文化部门又来收集一些材料,我大爹有两本,当时在公社的时候借给文化站的看看就没还,这些那时候不值钱。现在有没有人来把它记录下来?没有写,写得话就《李芳村志》这些有人写。十二套经文也没有写,我们就录音,老爹在的时候就一字一句的录下来,当时用的是磁带,现在也还能用,每一年火把节的时候每一家进去时候要放完十二套经文,以前要求个个都会念,现在要求不大。你的徒弟们能全部念出来吗?不行,我自己还行。政府有没有来录过?录过,节日期间来这里,到每家每户从头到尾放完了就录下来了。有四盘磁带,没有转成光碟。七九年就录了,近几年都没有再录。经常放,现在就转在手机里了,边干活边听。
张成兴讲述大锣笙为当地带来的经济效益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大锣笙表演有没有为你们带来经济效益?答:就每一年搞点生意,活动期间卖卖东西。只有火把节期间还是平常也有?平常的话就人家来调研,有一些旅游形式来的,可以在这个地方吃住,一般是住在我们家里,其中几家可以住。怎么定收费标准?根据它的要求要吃多少合适,一般七八个十个人吃好一点的要四百多点,每人五十元左右,有七八个菜以上。这些菜是不是平常要准备的?一般农家菜自己有,腊肉、土鸡这些自己有,有些他喜欢的就提前说去市场里买。是不是你们传承人这几家可以有优先的权利来接待?这个也不一定,不是传承人的家庭也有。外面的人来的多吗?一般春节前后多一点,还有火把节的时候比较多一点,平时就是旅游团队组织来。
者学贵讲述对当地彝族文化保护传承的看法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想请您说一下法脿这边的彝族文化保护传承的过程中还有什么问题需要改进或未来发展的想法?答:问题很多,还不就是我们说的这些基地建设,基地建设的完善啊要很多的资金啊,人力、物力、财力啊,最头疼的也是在传承上面的,就是老一辈与新一辈继承的问题嘛,有很多的他是彝族,但不会讲彝语了,也不愿意穿彝族的服装了,也不愿意跳这些舞了嘛,他有很多的东西都是口口相传的没有文字,都是以老师傅这种教,但是舞蹈很不复杂,几下就学会了,有一些比如说火把节这些古歌的唱的这些内容啊,都是很丰富的,现在的完全唱得下来的人很少,所以呢这方面的还是有点头疼啊。
者学贵讲述对当地彝族文化保护传承的建议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下一步如果要加强保护传承的话要怎么做?答:主要的就是要把它学下来,基地的建设的话可以慢慢的来,老的话慢慢在变老,这个小的愿意学的不多,所以在这方面呢,比如彝文啊,彝文这方面呢,安龙堡还多一些,我们这边呢学彝文的就很少,像我去学一下,学回来没有用处,也就忘了,我们州上也培训过彝文班,我也去学了一下,当时也算结业了,在彝族文化研究所那里,学回来没有地方用慢慢慢慢的就忘了,这个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传承这方面这个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别的问题都好说好解决,慢慢的完善都好整。本来我们这边都规划好了一大个场合,五万块钱规划得多少个老虎笙广场嘎,整整那边又动上一些,政府也是不按规划整,换一个乡镇长又整一样,也是不行。
郭家发对四弦琴制作传承的看法
口述者:郭家发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目前会做四弦琴的除了徒弟其他人还有吗?答:其他的没有发现过。“其他两个徒弟叫什么名字?”一个叫张正清,一个叫何建富。“他们多大年纪了?”何建富这个有51岁,另外一个可能大我两岁吧,但是那个在弹琴方面弹的比我好,这个弹琴他是我的师傅,在做琴这个我是他的师傅。“那么你们这个做琴方面有什么竞争?”有嘛。“就是比如说人家找你买,同时也找他买,或者人家只找他买不找你买这种有没有?”是啊,但是现在有证书的只有我一个人嘛,以后慢慢的就说,我培养你们,你们都已经国家承认,你们都已经有证书的那个时候,就可以跟你买,跟我买。国家不承认,他没有这个四弦制作传承证书的时候,一般来说,没有竞争,以后就会有了。“那像这个四弦琴这个它的行业经济效益怎么样?以这个为经济来源可不可以生存?”这个维持不了你的生活。“就是只做这一个不行是吧?”嗯,但是像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不算家庭的话是可以的,你像身为一个男人嘛,一般女的她都不做这些,她会玩的到是有,但是她不会做,所以说你一般男人你要维持这个家。“就说年轻人想要学这个来维持生计的话不行是吧?”年轻人他这个效率太低了,比如说你卖六百六十块钱,其实你一天就是一百块钱,五个工,五百块钱嘛,一百六十块钱的材料嘛,所以说他效率太低了。
毕正良讲述彝族文化传承中的问题
口述者:毕正良 日期:2019.8.15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档案馆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您觉得现在传承过程中存在的问题、遇到的困难有哪些?答:实际上还是要组织,存在的问题也就是要有组织者,一定要有组织者坚持的传承,因为你光有经费,有些传承你是传承不下去的,特别是我们毕摩文字这方面的传承,你现在一直摆着的、用着的都是祖先留下的手抄本,旧的手抄本,现在我们没有新的手抄本你怎么行呢,所以现在我们就解决了,问老毕摩你为什么不传承,他说我口传,现在你口传不行,必须得文字,我们现在是从2016年开始,很简单,把那个宣纸买来,每个毕摩每年抄几本、几卷,比如说同样一卷古籍,你要抄两份,一卷交到我这里来,一卷你来保存,就由我们这个毕摩文化传播公司和毕摩协会来保存。然后每年的话我要召开两到四次会议,把所有的毕摩召集起来,主要的是传承的内容和方向很重要,因为我们这个毕摩文化,其他民族他不了解还以为是迷信活动,迷信的东西在里面,所以说每个毕摩在祭祀活动中首先要注意的,另一个就说,咋们的口传以外,然后这些文字还要继续抄写,传承下去。
毕正良对当地彝族文化传承、发展、保护的看法
口述者:毕正良 日期:2019.8.15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档案馆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你对双柏地区的彝族文化传承、发展、保护有什么看法?答:我们双柏这边民族文化底蕴,我们自己来说是非常丰富的,但是我觉得我们和其他地区相比像石林啊、弥勒啊这些相比的话,还有州内的一些县相比的话,我们觉得我们在民族文化传承这一块上,县委政府当然也重视,省州这边对我们也很重视,但实际上是我们坚持的好,为什么呢?我们这批传承人了嘛,我们没有给它断绝,就说没有断层的现象,比如说毕摩文化,它本身就是彝族四大史诗之一查姆都是在我们双柏嘛,它的发源地都是在这里,像这个的话,它在毕摩文化传承人中它就没有断。毕摩它本身就是彝文的创造者和保护者、传承者,所以说我们现在说大一点,保护和传承尤其说是这十多二十年我在我们毕摩协会里面,跟三笙文化传承人一样,现在我们的三笙文化为什么有国家级的传承人一位,还有我们毕摩文化也有一位国家级传承人,实际上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是有那么一帮人在做这个事情,所以的话通过培训,人们都喜欢成为一个传承人,还要组织承认嘛,承认我是传承人。实际上还有很多没有参加培训,没有列入传承人,但他实际上还在认真的传承,有这样一批人在做。主要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组织者,不一定要有副县长等分管领导来组织,实际上是我们最基层的文化工作者你要有这样一批人在组织,在传承。所以的话,我们这些年为什么三笙文化、毕摩文化从远古一下飘扬过海走出去了,实际上你没有基础组织起来的话,你出去不了,那么就说,我们首先一个就是坚持,坚持的话,为什么要坚持。经费的问题,你没有经费,你坚持不了,所以说我们以文养文,创收的经费,甚至我们拿出个人自己的钱,还有我们这一班在职的文化工作者,你自己拿出一点钱来更不用别人来说。鼓励,鼓励一下,虽然拿出来的不多,但是鼓励一下,它信心更足,给它一些条件,比如说我们的一个传承人,他从他的自然村来到镇里面这段路,他不会开车的,这些传承人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你要找一个人把他带过来,这一顿饭你要招呼他的嘛,这点费用你要给他的嘛,他心里面热乎乎的,哎呀,叫我去的话,给我解决了生活,这一段路不让我走路。就说,慢慢的这么几十年过去了,它还有二十多年了嘛,现在有传承经费了嘛,没有理由说我们传承不好了。所以说我们这一块的传承上,我们是有一班子人,除了县委政府的重视,我们确实有一班子人。我们现在的县委书记李书记他是文化人,能写,说他是文化人,他很重视。那也不光他,以前的县长、书记也都非常重视。文化局这个,它现在也有专项经费了,我们两个国家非物,一个是老虎笙,一个查姆,这里面都有专项经费,你不可能再不重视,你再不重视怎么办,专款专用,对不对。专项经费每年百把万都有,一个项目全部弄下来的话。你就说你百把万拿来做这些但是也不够,但是你至少可以做一些继续传承的部分。现在我们还要开发一些新的,比如说彝绣,双柏独有的堆绣,独有的你现在要让他成品,难度还是有一些的。
李世平对传承方面的看法
口述者:李世平 日期:2019.8.15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双柏大酒店一楼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在传承方面你觉得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答:传承方面就是我年纪大了,有些时候也都还参加活动,而传承人一直升不上去,我就想还是算了不要搞了有这种想法。实际我去年回去要准备把那些古老的面具重新做出来,木料都准备好了,我那些小学徒都到省级、州级了我自己还是县级,我思想上就有点悲观,但是这几年我想还是要把小豹子古老的面具做出来。
李世平讲述小豹子笙的传承发展情况
口述者:李世平 日期:2019.8.15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双柏大酒店一楼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现在小豹子笙文化的传承保护发展是什么样的情况?答:还是可以的,现在是只能在各学校里面活动。以前大的村子都有一个小学,还是本村的学生学就很方便。现在计划生育以后孩子都少,重点都集中在学校里去了,艺术团和乡镇有活动都是和学校联系,学校里面活动的多。
施连对当地彝族文化传承的看法
口述者:施连 日期:2019.8.15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民宗局二楼会议室 来源 :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再补充一个问题,对于彝族文化的传承和研究,您们年纪大了,后面有没有可以接的上来做这种事情的人,将来的发展情况怎么样? 答:从国家大的民族文化的趋势,从国家对五千年的中华文明的重视来看,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具体工作要加强,比如说《四弦调》136首,文字上的东西有了,但有文字不意味着你会唱会谈,必须要有音符谱下来才能传承的更好。还有一些其他的收集整理,比方说啊噻调,我们彝族的啊噻调和四弦调是比较出名的,啊噻调现在我们本民族也是重视挖掘,啊噻调文字上的还没有,我现在想会唱啊噻调的老艺人都基本八十多岁了,我想建议他们尽快把脑海里的东西用文字记录下来,而且有一部分用录音的方法录下来,整理传承,但是这个工作现在还没开展。
上页 1 2 ... 4 5 6 下页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