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历史政治   (532)
  州县乡村史   (144)
  民族发展史   (64)
  个人及家族史   (268)
  社会评论   (56)
  语言与文学   (1605)
  神话传说   (597)
  创世和叙事史诗   (164)
  民间故事   (712)
  语言文字   (132)
  歌谣与艺术   (1251)
  酒歌   (95)
  生活及劳动歌   (308)
  礼仪习俗歌   (177)
  情歌   (604)
  艺术史   (67)
  科技与教育   (125)
  生产生活技艺   (59)
  医药卫生   (5)
  天文历法   (7)
  学习与教育   (54)
  哲学宗教   (167)
  理想信念   (22)
  道德伦理   (9)
  宗教祭祀   (136)
  礼仪习俗   (243)
  人生礼仪   (138)
  节庆习俗   (70)
  生产生活习俗   (26)
  禁忌与习惯   (9)
  其它资源   (171)
  讲座会议   (5)
  学术资料   (7)
  影视剧集   (4)
  宣传介绍音视频   (1)
  相关图片   (154)
张成兴讲述大锣笙的传承情况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大锣笙的适用表演场合是?答:一般来说只是火把节,现在根据形势的发展,也不讲什么节气了。你跟谁学的大锣笙?我们上一辈的老人,我是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学跳,后来就和爷爷大爹一起学毕摩。你学了之后有没有收徒弟?现在有七个,一个州级,六个是县级传承人,州级的是佘国峰,县级做的较好的是张天有,现在申报州级。都是本村的,是徒弟也是孙子,是我们家族的。家族里传承大锣笙的还有侄子张国林、张国正,兄弟张成有,老爹家的李家祥,都是县级。
张成兴家庭情况介绍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我想问一下你家里的情况,就是还有没有兄弟姐妹?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个兄弟,两个姐姐不在了,两个都是八十多岁了,都是彝族,妹子在,另外两个就在附近的村子里务农。你是毕摩世家是吗?老爹、大爹是毕摩。那么子女有几个?过去有五个现在只有三个女儿,有两个男孩不在世了,只有三个女娃,一个是招女婿,一个嫁去法脿镇,一个就在李芳村。家里经济来源主要是什么?以前就种烤烟,养猪养鸡,现在不种了,因为娃娃去福建打工了,每一年只是春节回来,一直都在外面。招在家的这个有几个孩子?有两个孙女。
张成兴讲述个人经历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询问一些你的个人经历,出生在李芳村,小学是在哪里?是在雨龙中心小学,之后没在上学,当时是大集体生产小队,村子需要队长、会计,我就去当会计了。是哪一年?1967年一直到1982年,82年以后是包产到户就回家务农,一直到现在。1970年的时候去参加云南水泥二厂,在楚雄那边,有一年多,当时是民工协作队的形式,我们代表双柏民兵营去参加。水泥二厂专门搞的是用水力发电供给燃料二厂、机器四厂,燃料二厂主要搞火药炸药,机器四厂主要是机枪等武器装备。哪一年结的婚?1972年,当时我们双柏有两百多人就分布在三个厂,省军二团也相当看重我们这批人,认为双柏人老实讲信义工作积极,想招进来。最后互相告状没有告赢就没有留下,不然现在也不必要吃那么多苦,已经成工人可以成功退休了。
张成兴基本情况介绍
口述者:张成兴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李芳村张成兴家中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首先我们了解一下你的基本情况,姓名是张成兴,是哪一年出生的?1951年,今年68岁,是彝族;哪个支系的?是罗婺支系;文化程度是什么?小学;有没有宗教信仰?没什么信仰。你的头衔有一个省级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是什么传承项目?是大锣笙;还有什么头衔吗?其他的话就是三代毕摩。
者学贵讲述文化馆的工作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您在文化站的主要工作是什么?答:原来在那边的话就是我一个人一个站,就全部工作就是我做的,是属于事业单位,雨龙那边的彝族多,占63%,“对那边的情况更熟悉比起这边是吗?”都一样,“在文化站工作了二十多年,这边的彝族节日啊、风俗习惯啊都很清楚是吧?”了解一些。
者学贵讲述个人经历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问一下个人的历史、学习工作的情况?答:我是本地人,法脿人,法甸村委会上者窝村,父母都是彝族,出生也是在这个地方出生,小学在法甸,初中在雨龙,中学毕业之后就读高中,在妥甸,大专在省委党校,大专毕业是在2003年,实际上就是工作之后再去读的,1983年就参加工作了,当时在法甸工作,小乡时候是任乡长,法甸乡的乡长。1985年到雨龙文化站,在雨龙文化站在了23年,后来就来这边了,2006年到的这边。
者学贵家庭情况介绍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问一下家庭的情况?答:家里面所有人都是彝族,包括兄弟姐妹都是彝族。有三个兄弟姐妹,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我是老三,子女有两个,两个都工作了,一个在福建,一个在建水。
者学贵基本情况介绍
口述者:者学贵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先问一下基本情况?答:我叫者学贵,今年60岁,彝族,阿车支系,文化程度是大专,职业是文化站馆员,无宗教信仰。
郭家发讲述生活工作经历
口述者:郭家发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您的学习工作生活经历?答:双柏县法脿镇法脿村委会大村二组人,小学在法脿,初中在双柏中学。初中毕业之后就辍学回家了,初中之后包分配,我已经分配到了,我有个哥哥,我们两个都被分配到县文工队嘛,所以说,我们初中刚毕业,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就没有老师了。那个时候就毕业了,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我们哥两个就被分配到了县文工队嘛,但是,以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又重新办中学了,我还想读书,所以说我哥的成绩没我好,我认为呢我应该去教书,而不应该弟兄两个在演戏这块上面,好像有点说,一家人样样都演。后来我父亲不在了,我就没有去读书,我父亲不在,劳动力少就没有去,以后呢就回来务农了,生产队的就以我为首的带着搞建筑,维持生产队的经济了嘛,以后呢我就走向了盖房子这条道路了嘛。盖房子这个,最多的时候带着三十多个人,我这点法脿盖的房子也是多啊,我盖房子就是在法脿、双柏,其他地方没有去过,1974年开始,到1988年之后就结束了,1988年以后呢我就回到家,回到家以后呢,我就帮我家的盖好以后,我还是继续盖房子,一直盖到我这边粮所,我受了伤:翻车,运材料的时候翻车,我就伤到眼睛和腰,以后呢就娃娃也大了,我就没有再做了,做四弦是我在双柏盖房子的时候看见他们楚雄,因为我天天出去出差,拉钢筋,拉砖要去到楚雄拉。所以说有些时候去就看见人家那么欢乐,以后我就找到一个他们会弹四弦的人,就问他们说,你这个四弦是哪里做的?他们说是牟定人做的,我找到那个人以后我就叫他教我,就开始就做了,但那个时候我们做的就是就像现在楚雄城里面玩的这种,回来到双柏以后呢,我们做这种也是成功呢,以后呢他们慢慢呢说是要把我整成双柏的四弦制作传承人,要做我们双柏呢嘛,那个是牟定人呢专利嘛他们说,应该我们要发展,扩大我们这个,传承我们双柏呢四弦嘛,这种给会做?我说,这种和那种形式就是一样,只不过说是,我们双柏呢是圆形呢,他们那个是六方呢,就是这个不一样。而且就说,我们双柏呢是少数民族歌调多,民族的种类多,我们呢再比他们多两个品,跟他们有所不同的就是这个。四弦它不是按照老师教我们的那个音乐了嘛,哆瑞咪发嗦啦唏多就完了嘛,就有七个嘛,但是我们少数民族的歌调就说后面不多两品就转不过来。双柏的这些歌好是好听,但跟正规老师教的这个音乐的唱法有些还是不同,用的这种弦子少那两个品音就转不回来,他们是有七个品,我们是有九个的。
郭家发讲述学习四弦制作的经历
口述者:郭家发 日期:2019.8.16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法脿镇文化站二楼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您的四弦制作是在牟定学的吗?答:不是,牟定那个是六方的。一开始的时候是我喜爱,我就好奇学下这个东西,是在楚雄找到一个牟定的,么他就教我。那个人我不认识,到现在我都不认识他叫什么,只是在打跳场上,我经常去,有一个人对我非常的客气,名字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牟定的。他们跳着以后我就经常去看,因为我经常去楚雄拉材料,拉不到我就在那里住,晚上就去看他们。问:是在楚雄哪个地方跳?答:在桃源湖,以前的龙江旅社前面这些场子上就有,所以说介绍我去,他就把做法讲给我听,回来就我自己学着做,还是成功的,但是回来以后,他们要求我们做一个双柏的,他们的专利是他们的,我们发展、传承我们双柏的,以后呢我们这里就有一个老师傅,是在矿上工作退休回来的,又是我的师傅,实际就是这个了,他是原来就会做了,旧社会的时候他就会做了,以后呢就是,我回来以后我就采访他,这个叫普家富,他现在不在了,这个是我的师傅。以前那些呢他就把我教会了,但我没有出手,因为他是师傅,他做的东西在街上卖,我不能说是他把我教会了,我又做一些东西拿来卖,夺师傅的饭碗,所以我就一直没有卖过,我就是师傅他卖就行了,师傅他把我教会了以后技术在我的手上。但是他卖了五六年,他去世不在了,去世了以后呢,我呢做也做,但是我一直在想,它这个东西不会搞了升华,我做这个东西是养不活我的,所以说我一直都不有整。到最后,他不在了几年了,四五年了好像是,以后呢就说,老虎笙这个文化传承公司,毕正良知道吧,他是我们法脿这点的人,我们这点呢文化站站长找我,我是他教一下我给会做?会做啊这个东西,我早就会做,但是我不夺师傅饭碗,他卖着的,我不能卖,我还可以做别的, “站长去找你是因为什么?”意思就是说,我们双柏已经缺这样的人才,没有了,现在双柏就我一个嘛,县级传承人嘛,但是我教了三个徒弟,昆明那个前年就转正了,我教的这点法脿这两个呢今年要转正。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