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历史政治   (532)
  州县乡村史   (144)
  民族发展史   (64)
  个人及家族史   (268)
  社会评论   (56)
  语言与文学   (1605)
  神话传说   (597)
  创世和叙事史诗   (164)
  民间故事   (712)
  语言文字   (132)
  歌谣与艺术   (1251)
  酒歌   (95)
  生活及劳动歌   (308)
  礼仪习俗歌   (177)
  情歌   (604)
  艺术史   (67)
  科技与教育   (125)
  生产生活技艺   (59)
  医药卫生   (5)
  天文历法   (7)
  学习与教育   (54)
  哲学宗教   (167)
  理想信念   (22)
  道德伦理   (9)
  宗教祭祀   (136)
  礼仪习俗   (243)
  人生礼仪   (138)
  节庆习俗   (70)
  生产生活习俗   (26)
  禁忌与习惯   (9)
  其它资源   (171)
  讲座会议   (5)
  学术资料   (7)
  影视剧集   (4)
  宣传介绍音视频   (1)
  相关图片   (154)
师有福讲述彝汉两个民族哲学观点的区别
口述者:师有福 日期:2019.1.23 地点: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民族研究所会议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 彝族的八卦是蜘蛛八卦,彝族的太极是红绿两色,重在东方和南方,南方为大为红色,代表女同胞,东边绿色代表男同胞。所以彝族的哲学归根到底是“合二为一”不是“一分为二”,汉族的太极是黑白,讲的是对立统一,一分为二,所以这就是两个民族的哲学观点的区别,彝族里龙是代表女同胞,老鹰是代表男同胞,汉文化里龙代表男同胞,凤凰代表女同胞,什么时候颠倒过来的就不知道,所以我们搞古籍就是研究中华传统远古的思想文化。
庄兆盛对保护、传承彝族文化的看法建议
口述者:庄兆盛 日期:2018.8.1 地点:云南省楚雄师范学院图书馆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我是彝族,三十多年来一直从事汉文化的教学,本民族的彝族语言文字等方面的研究几乎是零,所以说我有一种失落感,长期从事汉民族文化的教学工作中,而把本民族的文化、文字、语言都丢掉了,所以这是非常伤感的一件事。我说在我们彝族文化的研究中,我的这点小沙子,感到自己渺小且无用,荒废了大半辈子。在我们学校成立了彝族文化研究学院以后,从校级领导到我们的李馆长、院长以及各位,希望我过来在彝族文化研究学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的时候,我感觉到我肩上的担子非常重,特别是在我们零起点的学校,要能够迎头赶上四川、凉山、贵州这些地方,那难度是有多大,特别是四川、凉山已经走在我们前面五六十年,而我们现在才开始,处于目前的状况,我们每一个彝州人、每一个彝族学者,包括普通彝族百姓,都肩负着使命,如何继续的学习,保留、传承我们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和文化,这责任非常重大。幸好我们现在有很好的社会气候、政治气候,从州委、州政府到学校的领导班子,以及我们图书馆、彝族研究学院的领导们,都非常的重视,广泛的吸纳周边的各派各类的学者专家,来为提升我们彝族文化研究学院的速度和质量,来帮助我们,我们是有这个信心,尽管我是从零开始,但我的母语是彝语,我有这个信心去为楚雄师范学院,彝族文化研究学院添砖加瓦,出一份力,哪怕只有几年的时间,我也尽我这一份微薄之力,先奠定一定的基础,然后以后不断的吸纳各种人才,从各个方面,一个是吸收高学历文化层次的人才来到我们学校,加强这方面的学科建设;第二个方面就是说 ,从民间不断的吸纳人才进来;第三个方面,争取招生,吸收一些不同的方言区的学生进入,进行深造,这样提升的速度要快一些;第四个方面,争取立法,楚雄彝族自治州必须要立法,立法以后推进的速度就更快一些,科技、人才的发现就更快一些,立法让学习彝族文化、研究彝族文化的人才不断的涌现出来,我的建议是这四个方面。
李全华讲述楚雄州彝族文化的危机和立志传承彝族文化
口述者:李全华 日期:2018.7.27 地点:云南省楚雄师范学院图书馆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第五的话,我要说一下,现在彝族文化的危机,历史我们只能简单的回顾一下,从家族到国家,到整个民族的情感,但是从文化的角度看,虽然党和政府是重视了,但是外来文化的冲击使我们面临着很大的危机,直接表现的是说彝话的人越来越少,还有一个是懂得彝族文字的人越来越少,楚雄州来说呢,可以用十位数来算了。我们的语言文字不断的在丢失,急需保护和抢救,当然这方面凉山做的很好,楚雄州要向凉山学习,在这种状况下,我想楚雄州和楚雄师范学院成立彝族文化学院是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深远的影响的。我作为彝族文化学院的院长,我要立志将我们彝族文化的传承推广下去,要认真面对我们现在丢失的东西,把它抢救和挽救回来,保持彝族文化多姿多彩的性质。
李全华对楚雄州将来彝族文化发展的看法和希望
口述者:李全华 日期:2018.7.27 地点:云南省楚雄师范学院图书馆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问: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对楚雄将来彝族文化发展的看法和希望?比如彝族文化的研究方面或者应用方面,对旅游业的服务等。答:我们彝族文化在楚雄州最紧迫的任务就是要构建彝汉双语教学体系,这个才是从根本根源上解决彝族文化的传承与传播,根源搞不好,其他一切都是空谈,这是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我们想团结所有彝族文化研究方面的专家学者,整合我们楚雄州各自为阵的研究成果和资源,形成合力,为楚雄州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助力。主要是这两方面,希望所有彝族文化的专家和学者能以包容的心胸,有热爱本民族文化的情怀。现在问题很复杂,资源无法整合,各自为阵,保守狭隘,相当一部分这么做,所以我们要超越,我们彝族文化学院的所有专家学者,特别是我,要用包容和宽大的胸怀来面对这一切困难。
鲁红勇退休后的想法
口述者:鲁红勇 日期:2018.1.31 地点: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文化馆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把自己知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的资料通过整理以后出一本布拖阿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书。对当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的看法: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集中起来带到外面去看一下,促进各地的文化交流,互相学习,发展文化产业。
毕摩在逐渐消亡
口述者:黑明点 日期:2017.12.08 地点:牟定县蟠猫乡毛草冲村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也就是说现在毕摩这些东西在逐渐消亡是吗?是的,原来在水冬瓜这边有两三个,上边田这有、路子冲也有,但是他们都不在了,这附近的说的毕摩的就有我一个了。你们毕摩需要代代相传还是?不一定,有的你传给他也不愿意学,现在的青年人都去打工去了,做毕摩又赚不到钱。那要承认一个人是毕摩,你们这边是怎么承认的?请的人多就算是承认你了,越请的多就说明水平越高,不用哪里去认可。
毕摩现状
口述者:黑明点 日期:2017.12.08 地点:牟定县蟠猫乡毛草冲村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你现在有人跟你学这些吗?没有,村里就我一个;现在这些事情都是这样的,年轻人一般去打工或者吹喇叭,死人后面这些的话,有的人是怕,有的人是因为哭哭啼啼的所以不愿意整,所以传承还是难办,想学的很少,都是不想学的,因为他心里上就有因素:胆小的怕,胆大的不爱这些,,只是喜欢出去;所以彝家的毕摩一般是丧事上面的。你有没有跟其他地方的毕摩交流过这些东西?没有,没有人学,但是这种东西在传授方面还是有四五十个(罗川那边的)、十多种的。也就说你们这些也有聚会的时候?是的。一般在上面时候接触?比如说他家父亲不在了,就去帮忙,有10多桌(人),这种的话就一边帮忙一边听着,我们就念着唱着,当然这种听的人也是多的,一场里面最少有四五十人,传授面还是广的,但是正儿八经的没有人来学这个。
做龙头四面八方琴的前景
口述者:陈月 日期:2017.12.08 地点:牟定县蟠猫乡铜厂箐村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那你觉得做这个有前途吗?有发展吗?还是难得,我是楚雄州销路最好的一个,还有个刘兴洲,销路最好的就是我们两个,其他人都不行,主要是在家里成本低,不用出房租,在外面做的话就需要出房租,租房就要交了房产税、生活费、物管费这些的。这几年的销路是越来越好还是?其他人的倒是不行,这几年我的销路是越来越好了,我这是长时间有人包着的,邓玉华那边是有多少就要多少的,但是我不是把全部的卖给他,他从我这里拿去然后去卖,他这边的是包着的所以价格稍微低一点,现在那里做着那12个就是他要的。
传承人现状
口述者:陈月 日期:2017.12.08 地点:牟定县蟠猫乡铜厂箐村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你就是一个人做吗?有没有徒弟?是的,我就是一个人做,教出来了好多徒弟了,但是他们年轻,他们是说做这个还不如去打个工,因为这个做不到钱,难度还比较大,以前有个毕灿金也是我教的啊,还有上面黑谷米(音译)的那个鲁正永也是我教的,但是他们觉得做这个还不如使憨力气,意思就是做这个赚不到钱,所以他们也不做到了。学做这个要多长时间?学这个不容易的,一般学几年没有标准,要做好需要很长的时间的;像邓光月他做了十多年还不是被淘汰了,他也是州级的传承人,在外面没办法做了,生活都没法过下去了,主要是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我这个主要是做的时间长,各方面的技术我比较熟练,还有就是我在元双公路旁边,占了一定的条件,来我这里拿的人相当多,平常都是这样,还有就是我只用买楸木,房租费这些都不用,在外面做的那些人,材料那些要买等,就成本比较高。
民族文化旅游措施
口述者:李国森 日期:2017.12.07 地点:牟定县腊湾村委会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在民族文化旅游方面,有没有做什么了?我们现在力不从心,我们2000年搞地震回复,就提出要保持我们原有的建筑风格,但是彝族的建筑风格造价比较高,实际上现在是变成洋式房子去了,民间房子没留下来,这是很遗憾的,特别现在的房子如果以后要打造还需要外包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在拉24年,我觉得最对不起家乡人民的就是,我还没有找到一项其他的让腊湾人民不走出山门就能在这里安居乐业、致富增收的一条门路。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