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历史政治   (532)
  州县乡村史   (144)
  民族发展史   (64)
  个人及家族史   (268)
  社会评论   (56)
  语言与文学   (1605)
  神话传说   (597)
  创世和叙事史诗   (164)
  民间故事   (712)
  语言文字   (132)
  歌谣与艺术   (1251)
  酒歌   (95)
  生活及劳动歌   (308)
  礼仪习俗歌   (177)
  情歌   (604)
  艺术史   (67)
  科技与教育   (125)
  生产生活技艺   (59)
  医药卫生   (5)
  天文历法   (7)
  学习与教育   (54)
  哲学宗教   (167)
  理想信念   (22)
  道德伦理   (9)
  宗教祭祀   (136)
  礼仪习俗   (243)
  人生礼仪   (138)
  节庆习俗   (70)
  生产生活习俗   (26)
  禁忌与习惯   (9)
  其它资源   (171)
  讲座会议   (5)
  学术资料   (7)
  影视剧集   (4)
  宣传介绍音视频   (1)
  相关图片   (154)
普长寿讲述蒙自犁耙山的传说
口述者:普长寿 日期:2019.1.22 地点: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国家税务局大厅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传说龙生的龙子出来以后被放在了一个水洞旁边,被村子里的人捡到后带回去抚养,长大以后就有上天入水的神功。然后故事还分两个版本,一个好的一个坏的,坏的版本是龙子长大后经常欺压百姓,晚上扛着犁和耙就去挖山,想把山犁开让洪水进来把坝子淹了,淹死人类。然后村民就想尽各种方法来惩治他,最后那个山只犁了几犁就被制服了,后来就把山取名为犁耙山。
杨春平讲述七宣村哑巴节起源的传说二
口述者:杨春平 日期:2018.7.26 地点: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文化馆非遗中心办公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哑巴节有两个传说,另外一个讲的也是五兄弟,村里有个哑巴小伙,恰逢干旱,他就到我们七宣村上面的仙逸寺,野猫山爬了九十九道山岗,九十九道箐沟,走了九十九天,他到仙逸寺就遇到了一个老者,老者向他讨要吃的,小伙身上仅有一个荞面粑粑,就拿给了老者,老者深受感动便送给小伙一个锦盒,让小伙去到龙王庙打开锦盒,以后老百姓的日子就会变得好过,老者说完话后就消失了,小伙才反应过来,原来老者就是神仙,小伙听了老者的话后很想知道村里的情况,他打开锦盒就出现九十九条黄鳝到处逃窜,因此就有说法说洱海、宾川等地的人都是仙逸寺的龙子龙孙,大营庄就留下了两条龙,龙王庙和出水箐。锦盒打开后小伙就去世了,村民为了纪念他就把他回来的这天定为哑巴节。
杨春平讲述七宣村哑巴节起源的传说一
口述者:杨春平 日期:2018.7.26 地点:云南省大理州祥云县文化馆非遗中心办公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哑巴节就是当时村里发生灾害、疾病、部落相争等,百姓生活艰苦,五兄弟家的老大家有个女儿不会说话,她到处出讨要吃的,求医求药,为百姓奔走,等她到了龙王庙感到很累时,就在水塘出水口躺下睡着了,她的这些行为被龙王三太子看到很受感动,三太子就趁哑女睡着时把她带到龙宫里,纳为妃子不准哑女回家,但哑女拒绝了,因为她还要帮助百姓,三太子就向她承诺只要哑女愿意嫁给他,他就保证村子立的百姓风调雨顺,无病无痛。因此在哑巴节的时候大哑巴都会把粮食丰收,六畜兴旺的动作表现出来,给主人家祈福。哑女很想念家人,就想每年能回家看看,所以每年的正月初八就会带着龙子龙孙回来看望亲人,看看三太子是否应了承诺,百姓们知道后就纪念哑女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就把这一天作为纪念哑女的日子,一直延续下去。
李泽讲述南诏王细奴逻和白王的传说
口述者:李泽 日期:2018.7.26 地点:云南省大理州弥渡县彝学会办公室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南诏王细奴逻和白王有个传说,在南诏前有个白子国就在弥渡,当时洱海一带六诏之争,南诏把六诏统一了才形成了强大的南诏政权。这个传说是说白王(白族的祖先)张乐进的女儿和细奴逻相爱,但当时细奴逻只是个放羊的,白王便不同意,后面是经历了千辛万苦,智斗,力量的拼搏,白王才同意二人,有一年打歌时,树上飞来了一对金翅鸟,发出“三公主细奴逻”的声音,大家都认为两人的姻缘是天定的,两人就结合,南诏王就觉得是这对鸟和这棵树会给大家带来福气,就开始崇拜树,以前南诏铁柱上就有两只金翅鸟。
阿鲁举热的其他故事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阿鲁举热的故事还有征服老熊等,还有过去那些时候,妇女太。。。(听不懂,聪明的意思)男子太憨,有些男子是实在憨了,妇女天天在家里睡着,男的天天出去干活;有一天,阿鲁举热就骑马,有个老农汉天天在路边挖地,媳妇也不帮他挖,阿鲁举热就很奇怪,问他你今天到底挖了几锄,老汉回去之后他就和他老婆说:今天遇到一个很奇怪的人,他骑着马,问我今天挖地挖了几锄,但我记不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老婆就告诉他如果明天那个骑马的人还来问你的话,你就反问他他的马走了几步,第二天,阿鲁举热就果真又问老农民今天挖了几锄,老农民就反问他:那你的马今天走了几步;阿鲁举热就很奇怪,认为他的话肯定是他的媳妇教的,因为那个时候媳妇比较聪明,男的比较憨;再过一天,阿鲁举热就拉来一头柏罗羊(音译),让老汉牵到他家喂一喂,一年后的今天我就来你家分利羊,后来,老农民就牵着羊回去,媳妇问他为什么会领一头羊回来,就把情况告诉了她,并说明年阿鲁举热过来分利羊,老农民说没事没事,喂着就喂着吧。等到第二年,阿鲁举热想要看看老农民的老婆到底有多聪明,他就来到老农民家说要分利羊,问老农民媳妇:你家老汉干嘛去了?媳妇说我家老汉在做月子,阿鲁举热就很奇怪男的怎么可能要做月子,老农民媳妇就说:那你的菠萝羊(音译)会不会生,你为什么要说分利羊;阿鲁举热就觉得这些老妇也太凶了,阿鲁举热就说这个系着围腰的媳妇真是很聪明;就像以前老汉族,可能你们现在不知道,以前我们去马街逛街的时候,街上是那些老奶奶啊是经常系着围腰的;然后就说世上的男子太聪明了,比男子聪明多了,说是我们彝族就拿罗锅帽来把脑壳卡起,汉族呢是说把妇女的心蒙起,就是他们说的围腰,把围腰拿来系起来,所以男人也才聪明起来,否则以前男的是特别憨,女的很聪明,因为阿鲁举热的故事太多,也就是我之前说的,这些事情在白事上唱。
火塘边的阿鲁举热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在火塘边款(聊天)就有很多故事了,阿鲁举热的故事就很多,所以在老人家不在的时候就唱这方面的故事:阿鲁举热从出生到死的过程,但是他在的时候,射太阳是怎么射,打蟒蛇是怎么打等这些就是老倌在火塘边聊以及小伙子们在放羊的时候都会聊,他的生长到这里;阿鲁举热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出生以前有个猴子叫金猴,有个神仙叫斯钉,斯钉这个仙人就派金猴去叫太阳月亮,有一天,金猴去到土鲁坡哦(山的名称),有天他到了山上,就在出来九头牛,喊到晚上就喊出来六个月亮,叫到天亮又叫出来七个月亮,这下他又来到坝山,又杀了一只大壮绵羊,绵羊杀了以后端了九盆肉去那里献,叫了七天七夜就叫出来一个七惜福(音译)来,叫到九天喊到夜就叫出来七个七星(音译)出来,九夜喊到亮又喊出来六个鸡窝星(音译),我们喊赤考(音译),来到山脚下又喊,杀个鸡在那里献了又在哪里喊,就喊出来四仙(音译),喊了三夜之后就喊出了三培新(音译)出来,然后就满天的星星,白天出来六个太阳,七个月亮也出来了,这样万物无法生存了,装甲晒死了,家畜晒死了只剩一个黄脚猫(音译),外面的全部晒死了以后(音译),就只剩下一个黄脚獐子(音译),粮食全部晒死了,只收得一个麻子(音译),树木全部晒干只剩一棵没死,就是普苘麻(音译),为什么它没有晒死,因为它生长在海边(阿木海),这个海晒不干,所以这个树晒不死;这个海晒不干也是因为她在这个树旁边,海和树是互相依赖的;后来阿鲁举热出生了以后,他才把太阳和月亮射了,把白天的六个太阳全射了,射死完了以后,只剩现在这个,现在这个没死是因为之前是瞎子,它瞎着眼睛,没死,是瞎眼人;月亮射了以后就只剩一个白月亮;射下来的就用黄石板把它压起来,这下白天也是黑漆漆的,麻蛇也长得埂子(田埂:音译)粗,蚊子长着长着也有斑鸠(音译)大,蚂蚱长着长着就有小黄牛那么大,所以就更恶毒了,后来他又去征服这些动物,去打麻蛇,打着打着有手指粗(中间有一部分听不懂),过去就不在这个调子上,只是说夸父的故事也多,这些故事在我们寨子也唱的。
汉语阿鲁举热内容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是从她妈说起来的,她妈有三个姊妹,老二嫁了,老三也嫁了,她妈叫普莫尼斯(音译),意思就是普家最大的意思,普家有三个姑娘,老二和老三都嫁了,就只有老大普莫尼斯(音译)没有嫁,她就去找织架来织布,她在织布的时候,就飞来了四只老鹰,她就想去看一下、吼一下老鹰,然后老鹰飞到了她的头上,积液(音译)就滴下来,滴在了罗锅帽上,滴在那里就会透九层,因为罗锅帽有九层,有九个层,因为罗锅帽隔一小层就有个耳耳(音译),一对一对的,我们族的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了以后就要戴罗锅帽,这个罗锅帽里面是用篾子编起,外面用黑布抱起,它还有个艺术性的,这个也要会折的人才会折,不会的人也不会折,隔二指宽的就有个耳耳(音译);他那个积液(音译)滴下来了以后粘在罗锅帽上回突然间透进去九层;第二滴滴在屏披毡(音译)上,透九层进去,最后一滴滴在她的裙子上,又透了九层进去,然后她(普家大女)就认为这是不好的预兆,就去找毕摩算命,算八字,,她说她今年的情况不是很好,然后毕摩给她算了以后告诉她,今年呢,有白色的大路你不要走,有六月的江水不要过,如果你过了六月的江水(音译),步走了白色的大路,你必须要生一个大神人,但是她不相信,所以白路走了,六月的江水也过了,然后她就生下了阿鲁举热,但是生下来的阿鲁举热不和他妈睡,也不喝奶,所以就怀疑这是什么鬼胎,他妈就把他抱到神爷处,在那里睡着,也就是龙的住处,让他在那里睡,,然后他就懂得龙话,后来龙把他养大了,长大之后他就去找他爹,在去找的路上就逮到了两只小麻雀,他就去到了土司家,土司家问他,问他这两个小麻雀是怎么抓到的?他说是用99派(音译)长的头发逮来的,Z姆阿之(音译)他们就知道这不是个平凡的人,世界上有99派(音译)长头发去哪里找啊,土司老倌就说如果世界上有99派(音译)长头发,你再找一根来,他也害怕土司,就去找头发,有一天找到了汉群(汉族居住的地方),然后就去到一个汉族家睡,那个汉族家养了三只鹅,汉族老倌就想杀一个鹅来招待阿鲁举热,那个时候那些畜生都会说话,要杀公鹅,然后公鹅就说“杀我,留下母子两个”,母鹅又说“杀我,留下父子两个”,小鹅就说“杀我,留下父母”,他们都在争着,然后阿鲁举热说“我是有翅膀的,我不吃有翅膀的(动物的)肉”,所以就没有杀成,但是他为了找那根头发,就天还没亮就起床了,就在路上遇到了三只鹅,那三只鹅跟他说:“要不是你,那我们三口肯定会有一个会被杀,那你要找这头发的话,你就要找到紫铜红铜翅(音译)(头是红的,翅膀里面是空的)。”三只鹅也不知道那个翅膀是否在他们的身上,三只鹅就说也许在蓝天的大雁翅膀上,也许在老鹰的翅膀上,就去唰小鹅的翅膀;他们无意中就去试着看,能不能偷到那个翅膀,先是小鹅去刷翅膀但是天不震,地也不塌,看不出什么名堂,老母鹅去唰翅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最后老公鹅去唰,一刷翅膀就天震地也摇,果真就摇出来一个紫铜红铜翅。1:58:41.536那个翅膀唰出来以后,那个公鹅就叫阿鲁举热说,这个翅膀,指人人会死,指山山会垮,指海海会干,要找到这个99派长的头发,到底是太平洋还是哪个海,汉族人也不知道,也许就是太平洋,点平石(音译)把海指干了以后,就会出来个织布老奶,而那个头发也就在老奶头上,你找到那个老奶以后,她就会骗你你,她丢来罗锅帽你不要接,丢来梳子也不要接,什么都不要接,最后把头发辫子丢来你就接住,那根头发就在辫子上。果真去到海边,拿那个翅膀指一下海,海水果真干了,果真出来一个织布老奶,织布老奶就丢来一个罗锅帽,阿鲁举热没接,丢来梳子也没接,最后丢来头发辫子,阿鲁举热就把它接住了,上面就有一根很长很长的头发,阿鲁举热把那根头发扯下来,然后就回到老土司家,告诉头发已经找到了,老土司就奇怪了,这个世界上怎么真的会有人找到这根头发,他是怎么找到的,就问阿鲁举热怎么找到的,阿鲁举热说我首先找到一个紫铜红铜翅(音译),这个翅膀说指人人会死,指山山会垮,指海海会干,我才能找到这根头发的;老土司就说你说的那个翅膀说指人人都会死,哪有那么厉害,你来指指我试试,阿鲁举热就说我不敢指你,就算你让我指我也不敢指,老土司说那你指一下我的坐骑,阿阿鲁举热说你的坐骑我也不敢指;那我院子里那个个白狗你指指看,阿鲁举热说那个狗我也不敢指,土司说那个狗你是可以指的,然后阿鲁举热指了一下那个白狗就断成两半死了;然后土司又让阿鲁举热指坐骑马,阿鲁举热说这个不能指,我不敢指,土司就逼他说你不指也得指,然后指了坐骑马就果真死了,土司说这个时候你就得指了,阿鲁举热不敢指,土司非要让他指,指了以后土司也被分成两半死了,而土司有两个老太(音译),阿鲁举热就带着那两个老太,大老太在海的那边,小老太在海的这边,有一天阿鲁举热要去海的那边找大老太,而心肠险恶的小老太就在晚上偷偷的把有九层的翅膀的飞马的翅膀剪了三层,所以在海上飞的时候,就没有飞过去落进了海里,被蟒蛇吃掉,后来他就变成黑公羊,然后他就在那里发誓,到冬天就叫老鹰来报他的仇,来捞蟒蛇吃,阿鲁举热活着的时候喊阿鲁举热,阿鲁举热死了之后喊赤骨阿鲁;四川那边也是赤骨阿鲁,我们这边喊阿鲁举热,四川那边赤骨阿鲁的来源也是变成个公羊发誓,他的死也就在白事上唱,就唱的是这方面的故事。
唱的阿鲁举热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最后的话你给我们讲一下你最擅长的阿鲁举热,是唱和说都可以,完完整整的跟我们说一下?这个是唱的不是说的。 (…唱歌…)就是这个音,唱完了吗?还没有呢,唱完也没有意思,你们也听不懂,不然的话唱三天三夜你们也听不来。那全部唱完要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吧。那麻烦你再给我们唱一下,因为我们要作为资料保存一下? (…接着上一段唱…)上了年纪,唱多了就会脖子哑,气有点不够。因为完整版的这个很难得,在其他地方你还没用唱过半个小时是吧?有一个悼念歌有50分钟,那就是比阿鲁举热还长,这种的话就是在现场上最喜欢说,除了现场都没有实际的,就不太好唱,在实际场地就会越说越好,听的人也多,比如我们唱一支歌,听的人多我们就会更喜欢唱;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听,以前从来没有停过;现在我唱好久你们也听不懂,如果你们听得懂,我就会越唱越想唱。我们录回去后放到我们的数据库,听的人就多了。他们文化馆的人第一次来来采访我的时候,在羊街,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三月份,就是录像,就一个机器镜头摆在我面前,让我一直唱,我说这样很为难,但是在实际场地上,这种时候最好唱了。 (接着上一段唱…)唱完了吗?唱完了。这就是阿鲁举热的整个故事了吗?是的。
阿鲁举热内容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最后的话你给我们讲一下你最擅长的阿鲁举热,是唱和说都可以,完完整整的跟我们说一下?这个是唱的不是说的。 (........唱)就是这个音,唱完了吗?还没有呢,唱完也没有意思,你们也听不懂,不然的话唱三天三夜你们也听不来。那全部唱完要多长时间?半个小时吧。那麻烦你再给我们唱一下,因为我们要作为资料保存一下? (…接着上一段唱…)上了年纪,唱多了就会脖子哑,气有点不够。因为完整版的这个很难得,在其他地方你还没用唱过半个小时是吧?有一个悼念歌有50分钟,那就是比阿鲁举热还长,这种的话就是在现场上最喜欢说,除了现场都没有实际的,就不太好唱,在实际场地就会越说越好,听的人也多,比如我们唱一支歌,听的人多我们就会更喜欢唱;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听,以前从来没有停过;现在我唱好久你们也听不懂,如果你们听得懂,我就会越唱越想唱。我们录回去后放到我们的数据库,听的人就多了。他们文化馆的人第一次来来采访我的时候,在羊街,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三月份,就是录像,就一个机器镜头摆在我面前,让我一直唱,我说这样很为难,但是在实际场地上,这种时候最好唱了。 (…接着上一段唱…)唱完了吗?唱完了。这就是阿鲁举热的整个故事了吗?是的。是从她妈说起来的,她妈有三个姊妹,老二嫁了,老三也嫁了,她妈叫普莫尼斯(音译),意思就是普家最大的意思,普家有三个姑娘,老二和老三都嫁了,就只有老大普莫尼斯(音译)没有嫁,她就去找织架来织布,她在织布的时候,就飞来了四只老鹰,她就想去看一下、吼一下老鹰,然后老鹰飞到了她的头上,积液(音译)就滴下来,滴在了罗锅帽上,滴在那里就会透九层,因为罗锅帽有九层,有九个层,因为罗锅帽隔一小层就有个耳耳(音译),一对一对的,我们族的女人结了婚有了孩子了以后就要戴罗锅帽,这个罗锅帽里面是用篾子编起,外面用黑布抱起,它还有个艺术性的,这个也要会折的人才会折,不会的人也不会折,隔二指宽的就有个耳耳(音译);他那个积液(音译)滴下来了以后粘在罗锅帽上回突然间透进去九层;第二滴滴在屏披毡(音译)上,透九层进去,最后一滴滴在她的裙子上,又透了九层进去,然后她(普家大女)就认为这是不好的预兆,就去找毕摩算命,算八字,,她说她今年的情况不是很好,然后毕摩给她算了以后告诉她,今年呢,有白色的大路你不要走,有六月的江水不要过,如果你过了六月的江水(音译),步走了白色的大路,你必须要生一个大神人,但是她不相信,所以白路走了,六月的江水也过了,然后她就生下了阿鲁举热,但是生下来的阿鲁举热不和他妈睡,也不喝奶,所以就怀疑这是什么鬼胎,他妈就把他抱到神爷处,在那里睡着,也就是龙的住处,让他在那里睡,,然后他就懂得龙话,后来龙把他养大了,长大之后他就去找他爹,在去找的路上就逮到了两只小麻雀,他就去到了土司家,土司家问他,问他这两个小麻雀是怎么抓到的?他说是用99派(音译)长的头发逮来的,Z姆阿之(音译)他们就知道这不是个平凡的人,世界上有99派(音译)长头发去哪里找啊,土司老倌就说如果世界上有99派(音译)长头发,你再找一根来,他也害怕土司,就去找头发,有一天找到了汉群(汉族居住的地方),然后就去到一个汉族家睡,那个汉族家养了三只鹅,汉族老倌就想杀一个鹅来招待阿鲁举热,那个时候那些畜生都会说话,要杀公鹅,然后公鹅就说“杀我,留下母子两个”,母鹅又说“杀我,留下父子两个”,小鹅就说“杀我,留下父母”,他们都在争着,然后阿鲁举热说“我是有翅膀的,我不吃有翅膀的(动物的)肉”,所以就没有杀成,但是他为了找那根头发,就天还没亮就起床了,就在路上遇到了三只鹅,那三只鹅跟他说:“要不是你,那我们三口肯定会有一个会被杀,那你要找这头发的话,你就要找到紫铜红铜翅(音译)(头是红的,翅膀里面是空的)。”三只鹅也不知道那个翅膀是否在他们的身上,三只鹅就说也许在蓝天的大雁翅膀上,也许在老鹰的翅膀上,就去唰小鹅的翅膀;他们无意中就去试着看,能不能偷到那个翅膀,先是小鹅去刷翅膀但是天不震,地也不塌,看不出什么名堂,老母鹅去唰翅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最后老公鹅去唰,一刷翅膀就天震地也摇,果真就摇出来一个紫铜红铜翅。1:58:41.536那个翅膀唰出来以后,那个公鹅就叫阿鲁举热说,这个翅膀,指人人会死,指山山会垮,指海海会干,要找到这个99派长的头发,到底是太平洋还是哪个海,汉族人也不知道,也许就是太平洋,点平石(音译)把海指干了以后,就会出来个织布老奶,而那个头发也就在老奶头上,你找到那个老奶以后,她就会骗你你,她丢来罗锅帽你不要接,丢来梳子也不要接,什么都不要接,最后把头发辫子丢来你就接住,那根头发就在辫子上。果真去到海边,拿那个翅膀指一下海,海水果真干了,果真出来一个织布老奶,织布老奶就丢来一个罗锅帽,阿鲁举热没接,丢来梳子也没接,最后丢来头发辫子,阿鲁举热就把它接住了,上面就有一根很长很长的头发,阿鲁举热把那根头发扯下来,然后就回到老土司家,告诉头发已经找到了,老土司就奇怪了,这个世界上怎么真的会有人找到这根头发,他是怎么找到的,就问阿鲁举热怎么找到的,阿鲁举热说我首先找到一个紫铜红铜翅(音译),这个翅膀说指人人会死,指山山会垮,指海海会干,我才能找到这根头发的;老土司就说你说的那个翅膀说指人人都会死,哪有那么厉害,你来指指我试试,阿鲁举热就说我不敢指你,就算你让我指我也不敢指,老土司说那你指一下我的坐骑,阿阿鲁举热说你的坐骑我也不敢指;那我院子里那个个白狗你指指看,阿鲁举热说那个狗我也不敢指,土司说那个狗你是可以指的,然后阿鲁举热指了一下那个白狗就断成两半死了;然后土司又让阿鲁举热指坐骑马,阿鲁举热说这个不能指,我不敢指,土司就逼他说你不指也得指,然后指了坐骑马就果真死了,土司说这个时候你就得指了,阿鲁举热不敢指,土司非要让他指,指了以后土司也被分成两半死了,而土司有两个老太(音译),阿鲁举热就带着那两个老太,大老太在海的那边,小老太在海的这边,有一天阿鲁举热要去海的那边找大老太,而心肠险恶的小老太就在晚上偷偷的把有九层的翅膀的飞马的翅膀剪了三层,所以在海上飞的时候,就没有飞过去落进了海里,被蟒蛇吃掉,后来他就变成黑公羊,然后他就在那里发誓,到冬天就叫老鹰来报他的仇,来捞蟒蛇吃,阿鲁举热活着的时候喊阿鲁举热,阿鲁举热死了之后喊赤骨阿鲁;四川那边也是赤骨阿鲁,我们这边喊阿鲁举热,四川那边赤骨阿鲁的来源也是变成个公羊发誓,他的死也就在白事上唱,就唱的是这方面的故事。
阿鲁举热的来源
口述者:海文才 日期:2017.12.04 地点:云南省楚雄州元谋县县城 来源:田野调查
内容提要:阿鲁举热这个故事的来源是哪里?这些也是老人传给我的,也是这个传那个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么这个故事你是哪里听来的?是那个时候有个叫蜥蜴(音译)的人,我们叫他老爹,那个时候我才十一二岁,他就六十多岁了。那他是怎么传给你的?小的时候他带我放羊,在放羊的地方他就经常跟我们说这些,以前哪家办丧事都会请他去,后来长大以后我们就慢慢的跟他学,婚事白事都会说,阿鲁举热就是在白事(丧事)上说的,他(阿鲁举热)是我们族的一个英雄,只有老人不在的时候才说,除此以外还不能说,老人不在的地方唱的也多,比如亮刀(调),也还有分其他几种的(内容),有一种是讲大话的,说你家怎么好,我家怎么好;有一种是讲故事的,有很多很多。就相当于阿鲁举热分着好几种是吗?是的,虽然我们是阿鲁举热的传承人,但是阿鲁举热包括的东西有很多,等于阿鲁举热是一个题目,下面还有很多,包括教路、教阴路的也包括在内,还有唱哀调,奔哀调等,一般老人不在就是奔哀调,。那它是唱得还是说的?奔哀悼是唱的,这个音调也不杂,也就哦——啊——阿鲁哎——举热哎——就这种,(开始唱教路调)教路又跟这个不同,波哎——哎——就是这个音调,亮刀本身就是朗读,比如七八十岁的老人不在了,那么他的姑娘(女儿)每人都会拉着一头牛来,请一帮客人来,找一个熟悉这个调的人;到了杀鸡那天晚上就要开始比赛了,看到底哪家说赢,说赢的那家就是更有脸面了,说不赢的就是没有脸面了;比如说,有五个女儿就有五起客人,就有五头牛,请来的客人越多越好,请了一两百人更好,如果你请来的人多一点,就说明你面子大一点,如果你请来的人少一点,就说明你面子小一点;还要请个能说会唱的师傅一起来,杀鸡的那天晚上就要一天晚上地闹,闹到天亮,然后把老人送上山,才算结束;我了解了一下,每个族,还是我们族在老人不在了之后更隆重,我们一般老人不在了还要选日子,如果日子没有的话,老人就得放七天八天九天,在这几天每天晚上你都得招待客人,这是我们族的,也有别的族跟我们不同的,还有两村傈僳族,他们就跟我们不同,他们那个是平常不去,不上信的人家一个都不去(音译),我们那些是听到了(人不在)就来的,每天晚上都要去那里作伴,所以傈僳族的风俗跟我们有很多不一样。那最大的区别在什么方面?他们就是在老人过世这件事情没有我们隆重,他们最多就在杀鸡那天晚上(隆重),对了,他们还会去一家家请,磕头请,去跪在别人家的大门前,喊我家老人不在了,说哪天哪天上敬(音译),求求你们来一下,我们不会这样,一个村子的都会听见,现在手机也方便,以前不方便的时候是一个村子派一个人去通知,也会在山上喊说这个这个不在了,他们听见就来了,他们每天晚上都在,直到把老人抬出去,所以还是有区别的,他们就是杀鸡(音译)那天晚上人多一点,除此以外一个人都没有,有一次我去赶集,去上家村一到了他们村背后天黑了,我去个朋友家,说一个老人不在了,我说你们怎么还在家,怎么不去作伴,他说他们不这样的,我说这样不好,去做做伴也好,我说我去,他阻止我说不用去,但我还是去了,发现只有他家两口子守着他老爹,我问怎么你们村的人呢,他说他们村的人只有上家的人,去请的时候才来,不去请是不会来的,我说怪事了,一个村里有老人不在了也不来,所以对于老人的身后事这个事情区别还是大的。
Rss订阅